中国经济周刊 - 经济资讯联播平台

聚焦美国164年来“最难产”众议长:麦卡锡上任第一件事,就瞄准了民主党!第15轮投票如何翻盘,特朗普做了什么?

时间: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编辑:王欲然 阅读:

每经记者:郑雨航 每经编辑:高涵

当地时间7日凌晨,在经过15轮投票后,麦卡锡在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选举第15轮投票中获得216票,当选众议院议长。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媒体报道,美国总统拜登随后发表声明祝贺麦卡锡,并称其已准备好与共和党合作。

然而,美国国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人查克·舒默在麦卡锡获胜后的一份声明中称:“议长凯文·麦卡锡的梦想工作可能变成美国人民的噩梦......为了获得选票,他屈服于共和党右翼强硬派人士的要求。”

作出大量让步后艰难当选众议长,麦卡斯第一时间向特朗普表示了“特别感谢”,并在胜选演讲中称,上任第一件事便是废除拜登对国税局的拨款。

麦卡锡议长之路尴尬开局,接下来又将面临怎样的局面?

国际关系学院美国问题专家、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波士顿学院访学学者孙冰岩接受每经记者专访时表示,麦卡锡的任期势必好似“走钢丝”,在处理党内极右翼和民主党关系方面如履薄冰,而麦卡锡对选民的承诺,使其任内政绩显得格外重要。

《纽约时报》在之前的报道中评论称,麦卡锡最好的情况是——他将成为一个脆弱的傀儡,成为强硬右翼的人质,并经常处于被“踢掉”的危险之中。

麦卡锡(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艰难“上位”后第一件事:瞄准民主党

当地时间周六凌晨,美国第118届众议院议长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在历尽艰辛后终于宣誓就职。此次选举打破了1923年众议院议长九轮投票的百年纪录,成为自美国南北战争164年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众议院议长选举投票。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新年伊始的众议院闹剧,体现出美国政党政治的衰落、政党斗争的加剧,以及政党内部的极化。

当天晚上麦卡锡发表胜选演讲,表示他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是废除拜登对国税局的拨款。2021年拜登政府提出希望在未来十年内向国税局拨款800亿美元,用于雇佣8万多名探员追踪美国民众的银行账户流动。共和党反对这一提案,麦康奈尔甚至发文声称“不要让拜登窥探美国人的账户”。

麦卡锡还承诺将成立一个新的委员会,调查联邦政府“滥用职权”行为,特别是联邦调查局“武器化”,该委员会将按照民主党“1月6日委员会”的预算和人员配置。此举被美媒普遍视为共和党对民主党动用公权力调查特朗普的反击。

一上任便对民主党展现强硬态度,麦卡锡议长之位坐稳了吗?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

孙冰岩认为,在历尽艰难后,麦卡锡虽然已如愿当上了众议院议长,但由于他之前对共和党内极右翼分子进行了太多的让步和妥协,甚至允许只有一名议员提议的情况下就能对众议长进行动议,使得他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势必如履薄冰。

“麦卡锡现在就像走上了钢丝绳,稍有不慎,就会跌落议长位置。”孙冰岩强调,麦卡锡在接下来的议长任期内,不仅需要实现事前承诺给党内极右翼的利益,还需要在2024年大选之前实现共和党对选民的承诺,很难平衡。

孙冰岩向记者介绍称,以麦卡锡为代表的共和党建制派除了主要推动一些社会保守议题外,最为看重的其实是经济议题,而经济议题涉及财政和预算方面,又确需和民主党合作。然而,共和党内部另一帮号称财政鹰派(Fiscal Hawk)的极右翼一旦闹事,在众议院扯皮,钱迟迟批不到选区,那选民自然会怪罪到麦卡锡头上。

此外,除党内极端保守派的不可控因素外,民主党方面也会给麦卡锡施加一定的压力,孙冰岩认为,麦卡锡在竞选中所提到的修改众议院规则,在民主党人看来势必是对前任议长佩洛西所奉行左翼政治的反对和回退,必然引发民主党所控制的参议院以及民主党人拜登所控制的白宫的保护行为。

“民主党人(对上一届众议院成果)的保护将导致众议院的立法议程非常缓慢,而假如在2024年大选之前让美国民众看到身为共和党领袖的麦卡锡并没有做多少事情,那对共和党在明年的大选形势将会产生影响。”孙冰岩预测称。

当选后的麦卡锡接受众人祝贺 图片来源:美联社

新议长“特别感谢”特朗普,后者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据CNN,新当选众议院议长的麦卡锡还特别感谢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帮助他获得选票,并告诉外媒记者:“任何人都不应该怀疑他(特朗普)的影响力。”

据有关报道,麦卡锡这次胜选很大程度上与6名反对派弃权有关。此前支持麦卡锡的共和党议员维多利亚·斯巴茨投了弃权票,麦卡锡只需要争取到217票就能当选议长。

消息人士称,麦卡锡联络了特朗普来影响共和党议员的选择,双方一直在保持接触。在14轮投票结束后,特朗普给马特·盖茨打了一个关键电话,目前尚不清楚特朗普如何说服了盖茨,这位反对派在最后一轮投票中弃权,其他5名顽固派议员也跟随盖茨投了弃权票,麦卡锡当选议长的门槛被降低到216票。

另外,还有两位支持麦卡锡的议员肯·巴克和韦斯利·亨特因个人原因缺席了多轮投票,在第14轮投票结束后,在场共和党议员同意两人赶回来参加第15轮投票。当韦斯利·亨特出现在众议院时,受到了麦卡锡的热烈欢迎。

不难看出,特朗普的影响力对于麦卡锡的成功“上位”起到了重要作用,然而,孙冰岩则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正是因为特朗普的影响力,加速了共和党内部的“极化”。

作为共和党建制派代表的麦卡锡,不仅一直以来“拥抱”极右翼的特朗普,还不惜一切代价讨好本和自己理念本就不符的共和党极端保守派。

对此,孙冰岩向每经记者表示,美国在政党思想体系上已经出现了问题,即党派内部呈现出愈发“极化”的情况,并且很明显,共和党内部的“极化”比民主党内部的“极化”走得更远。

“从思想上来说,(共和党)建制派在推行保守主义的同时和也要和民主党合作以维持国家机器的正常运转,但随着特朗普掀起民粹主义,给共和党内部带来了斗争文化。大量通过特朗普影响力背书发展起来的共和党人更加强调斗争的无底线和无原则性,”孙冰岩向记者进一步解释称。

孙冰岩强调,相比于民主党更提倡的“理性主义”,共和党人带有非常明显的宗教和种族色彩,叠加“特朗普主义”的个人影响力,所以共和党在“极化”的趋势上会显得更加明显。

美国政治制度引质疑,国会运转失能待解

“原来我们认为美国的政治制度自身拥有纠错纠辩的能力和韧性,虽然200多年以来这套制度总体上运行得不错,但从今年初的众议院闹剧来看,其制度设计仍存在问题。”王义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

新华社在报道中也指出,国会山作为美国政治重地和所谓美式民主的象征,本应是领导美国社会前进的关键力量之一,然而层出不穷的闹剧和丑闻让国会山本身成为美国政治的问题所在。

据报道,众议长“难产”上一回发生还是在一百年前的1923年,当时议员们总共进行了9轮投票才选定议长。“百年未有”的情景再现,折射出不断极化的党争和党内政治撕裂已经使美国制度陷入“死循环”。国会运转失灵,彰显出美国所谓民主政治的日渐失能。

孙冰岩向每经记者分析指出,美国两党的日渐“极化”和国会运转的失能,究其根源,是驴象两党的政治运作并未纳入国家的法律体系和政治体系所导致的。然而,从根源上讲,在现有制度和背景下,对美国宪法进行立刻修正,难于上青天。

举个简单的例子,CNN此前报道称,在众议院选出议长之前,任何其他议程都无法展开。换句话说,麦卡锡只要多一天未被投出,那众议院在经济、财税方面对国家的独有权利就没办法体现。

“现在的问题就在于国会的规则都是自己内部决定的,经过麦卡锡竞选议长一事后,美国学界也已经提出了这个问题,尤其对国会议员在议事规则的管控上,美国国家制度和法律对其没有任何说明。”孙冰岩进一步解释称。

据新华社报道,美国政客失德、治理失序、政治失能,苦的是美国民众。美联社与芝加哥大学全国民意研究中心联合创办的公共事务研究中心去年10月公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只有9%的受访者认为美国民主制度运转良好。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说:“大量迹象表明,美国的民主陷入险境。”

孙冰岩也认为,在“极化”的背景下,只有美国财政、税收,甚至政府停摆等实质性的威胁影响到了大多数的美国公民,美国的制度问题才会通过进一步的辩论去修复。

“农业补贴、军工补贴发不下来的时候,伤及了大多数老百姓切身利益的时候,美国民众才会站出来用选票去说话,督促政府去修正这个漏洞。”孙冰岩直言。

每日经济新闻

标签: 美国   议长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