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周刊 - 经济资讯联播平台

11轮投票仍“难产”!美众议院议长选举背后:“政治变色龙”麦卡锡尴尬开局凸显共和党正加速撕裂

时间: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编辑:王政淇 阅读:

每经记者:文巧 每经编辑:高涵

当地时间1月5日,美国众议院议长选举投票已经进行了11轮,但结果仍然是“难产”——在已经完成的唱票中,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以200票不敌民主党众议员哈基姆•杰弗里斯212票,仍未当选众议院议长。众议院投票决定休会至当地时间周五中午。

去年11月,美国中期选举之后,共和党以微弱的优势从民主党手中夺回众议院控制权,佩洛西抱憾下台。在众议院现有的435席位中,共和党占位222席,民主党占位212席。凭借领先的10席,麦卡锡本应毫无悬念地当选众议院议长。

然而,事与愿违,在历经11轮选票之后,众议院议长之位仍然悬而未决,这对处于这场漩涡中心的麦卡锡来说十足尴尬。

对此,《纽约时报》的评论有些许犀利,“麦卡锡最好的情况是——他将成为一个脆弱的傀儡,成为强硬右翼的人质,并经常处于被踢掉的危险之中。而现在,甚至这种情况看起来也越来越遥不可及。”

据《华尔街日报》,第11轮投票中有20名共和党人投票反对麦卡锡。共和党的撕裂与民主党上下一心的局面形成了鲜明对比,麦卡锡为何拿不到共和党剩下的20票?

图片来源:CNN

从加州政坛崛起,曾是“特朗普的坚定捍卫者”

据环球时报报道,在过去的3天里,麦卡锡遭到了党内20名同僚的强烈反对,以至于他不仅在连续11轮的投票中都未能得到足够的支持票,而且还成为了美国过去164年里唯一一个陷入这种困境的众议长候选人。

1965年,麦卡锡出生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在21岁那年,他白手起家,创办了自己的三明治店Kevin O's Deli。后来,麦卡锡卖掉了自己的公司,在加州州立大学贝克斯菲尔德分校读完了大学和研究生。在校期间,即1987年起,麦卡锡在当时的共和党加州众议员比尔•托马斯手下实习,后来顺理成章地成为后者的工作人员,开启了政治生涯。

麦卡锡曾表示自己的政治生涯受到了运气的影响。年轻时,他和一个朋友一起玩彩票,赢了5000美元,他把这笔钱连同卖汽车的钱一起投入了三明治的生意。“我在熟食店开始对政治感兴趣,”在2003年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他这样说道。

2002年,麦卡锡在政坛崭露头角,他被选为加利福尼亚州议会第32选区的代表。2004年起,麦卡锡担任州众院共和党领袖,成为第一位当选加州立法机构最高职位的新生立法委员。2006年,他首次赢得联邦选举进入众议院担任加州22区众议员,2012年转战加州23区成功连任至今。其政策领域主要包括立法、金融、环境、医疗、国家安全等。在位期间,由麦卡锡提出或复议的立法达709项。

不过,美媒ABC新闻评论称,“麦卡锡从加州政坛的崛起,更多靠的是建立关系和其他同僚的成功,而非通过标志性的政策提案。”

据悉,在担任多数党领袖和少数党领袖的大部分时间里,麦卡锡都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坚定捍卫者。拜登赢得2020年总统大选后,麦卡锡通过否认拜登的胜利并尝试推翻结果来支持特朗普。

麦卡锡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政治变色龙”本色彰显,是“失败的反对党领袖”

然而,2021年1月6日,“国会山骚乱”事件之后,麦卡锡与特朗普之间微妙的关系成为反对麦卡锡的共和党人士的理由之一。

国会山骚乱事件发生后,麦卡锡曾致电共和党人痛斥特朗普煽动暴乱,并表示将敦促特朗普立刻辞职。但当这个消息公开之后,麦卡锡却否认自己说过这样的话,直到一段录音揭穿了他的谎言。《大西洋报》对此评论称:“麦卡锡惹上麻烦是咎由自取,因为他拒绝保护自己想要领导的党派。”

之后,麦卡锡很快发现,当时众议院内仍有130多名共和党议员相信特朗普有关大选结果的说法,于是他对特朗普的态度有了180度大转弯。

骚乱事件发生后不到一个月,麦卡锡高调现身海湖庄园,与特朗普亲切合影。Business Insider称,“麦卡锡需要的是共和党的支持,更需要特朗普的支持。所以,他跑去亲吻了‘权力戒指’。”之后在国会的调查中,麦卡锡更是公开维护特朗普,称特朗普对支持者发起骚乱一事“并不知情”。

据环球时报综合央视新闻报道,在一些资深共和党议员看来,麦卡锡本质上就是个没立场、没有实质性的政策理念,只喜欢玩弄权术的庸碌政客。

据Business Insider,特朗普在总统生涯晚期与麦卡锡的矛盾加深,曾私下里称麦卡锡是个“蠢货”。据环球时报,长期以来,麦卡锡被美国舆论称作“变色龙”,他因为立场问题始终无法获得坚定保守派人士的青睐。麦卡锡与特朗普的“相爱相杀”,更彰显了他作为“政治投机派”的真实底色。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麦卡锡在16年前刚进入国会时就热衷于“拉关系”,他致力于和同事套近乎,牢记他们配偶、孩子的姓名和生日,更时常在国会健身房等非工作场合创造“偶遇”,与同事攀谈交心。

就连党内的竞争对手都不禁慨叹,麦卡锡算得上是一个“人际关系大师”。然而,麦卡锡凭借这些手段也打造出一个尴尬的“人设”——受欢迎却不受爱戴,更不具备作为政治领袖的威严。

一名曾在众议院工作的知情人士对媒体称:“人人都知道这句话:麦卡锡真正关心的只有他自己,他的专长就是‘能屈能伸’——对他而言,根本不存在底线、政治信仰、不可侵犯的原则问题这些概念,他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迎合党内。”

除此之外,据环球时报,有共和党人认为,麦卡锡对民主党的态度过于软弱。《美国之音》称,在党内反对者看来,麦卡锡的所作所为压根就不符合保守派的政治理念,认为他对拜登政府的执政纲领作出太多妥协,是一个“失败的反对党领袖”。

第十轮投票时的麦卡锡 图片来源:路透社

选举“难产”凸显共和党的撕裂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批反对麦卡锡的约20名共和党员被外媒称为“一群顽固的右翼分子”,美国媒体用“永不凯文党”(Never Kevin)来形容他们,愤怒的共和党同僚甚至给他们贴上了“敌人”等刺耳的标签,但后者并没有让步。在迄今为止的多轮投票中,麦卡锡没有得到超过203名共和党人的支持。

据BBC报道,在这批反对者中,至少有19人属于众议院自由党团,这是共和党中最保守的团体,也是共和党中经常被视为“眼中钉”的团体。

自由党团脱胎于2009年初的美国财政保守政治运动——茶党运动。2013年,自由党团成员为了达成否决奥巴马医改的目标,直接导致美国政府的停摆,之后频频借此行动威胁共和党的议程方向,并间接导致上一任共和党众议院议长约翰•博纳在2015年的辞职。

自由党团成员认为,麦卡锡无助于改变华盛顿的治理方式。“美国人民希望我们翻过一页,他们不想要借口或表演艺术,他们想要行动和结果,”“永不凯文党”的一员亚利桑那州的安迪•比格斯在推特上这样写道。

《纽约时报》评论称,此次在众议院发生的分裂是近年来强硬右翼对本党国会领导层发起的最引人瞩目的攻击,也是迄今为止最为强势的一次。

据《纽约时报》,当前的僵局表明,共和党在最基本的政府治理上将面临困难,且缺乏一个统一的议程。无论谁在这场混乱的领导权之争中胜出,接下来要想领导众议院通过预算案以及其他对政府治理至关重要的举措,都将遭到顽固的抵制。

“这些反对者就是不喜欢麦卡锡,他们看起来实在没办法喜欢上他,”资深共和党策略师、前众议院高层助手约翰•费赫瑞说。“他们缺乏立法者的成熟,不理解这不是个人的事,必须做到公事公办。”

麦卡锡本人也试图强调这并非一场关于他的冲突,希望这能打动反对的人,让他们搁置对他的不满,帮助共和党向前推进。但是反对者不为所动。

就连自由党团一员、佐治亚州众议员马乔里•泰勒•格林也严厉批评了拒不接受麦卡锡的人,认为这损害了本党的形象。“投票反对麦卡锡的共和党人,是在拿我们辛辛苦苦赢得的共和党多数席位玩俄罗斯轮盘赌,但愿选民能明白这一点,”她在推特上表示。“不可能有比这更糟糕的情况了。”

据POLITICO报道,众议员肯•巴克(科罗拉多州共和党人)在返回家乡进行“计划的非紧急医疗程序”后错过了第九次投票,这位议员将在周五大部分时间缺席。在共和党已经缺少一名成员的情况下,麦卡锡的未来显得更加缥缈不定。

每日经济新闻

标签: 麦卡锡   共和党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